次日,天剛剛亮,魏美芳就開始叫陸敏起床了。陸敏趕緊換上耐臟透氣的舊衣服,又拿好防曬套纔出了房門,看到哥姐都已經洗漱好了,看來隻有她一個人有睡懶覺的優待。

跟著家人一起吃過早飯,陸敏拿好自己的東西--鋸刀,那是一種專門用來人工割稻穀的輕便的小刀,木質的把手連著一片薄薄的細長的刀片,就像是鐮刀的縮小版,坐上了爺爺趕著的牛車,牛車上麵還有一個大穀桶,是用來脫粒的。而大哥陸輝早就跟著陸文兵和魏美芳挑著大籮筐走到田裡了。

一路上也有很多村裡的人趕著去收稻穀,田間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忙碌起來。陸敏看著一大片金燦燦的水稻,一股水稻被割下之後特有的清香隨風吹來,隻覺得心曠神怡,想想,上輩子在城裡,這樣的風景可不是隨便就看到的,此時此刻好想吟詩一首~

“瞎磨蹭什麼呢,還不快過來乾活!”二姐陸萱在田邊大喊起來。

哎!二姐啊二姐,你不知道你妹妹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妹妹了嗎?!小心惹急了不給你錢花,哼!

陸敏戴好防曬套和帽子,認命地來到田裡跟著割稻穀,心裡想著一定要擺脫這樣的境地,不然按她們那時候的情況,隻有出去工作賺錢的人纔不用乾這種活,或者是二十年後村裡有收割機纔不用人工收稻穀,收割機暫時不敢想,所以隻有多賺錢才能擺脫今後收稻穀的累活!

才割了不到半小時,陸敏已經覺得腰開始酸了,站起身伸直一會,看到陸文兵帶著陸輝已經開始脫粒了,陸老頭抱著新脫粒之後的稻草喂牛,那頭牛也是可憐的,因為不止今天下午,今後兩個月都要乾重活,不是拉稻穀就是耕田,像今天早上那種拉幾個人的活簡直就是散步,可憐的水牛~~

到了中午,陸敏已經顧不上感歎那水牛了,此時她覺得自己連牛都不如,又熱又曬,感覺頭頂已經在冒煙了:現在請叫我炭烤敏,謝謝!她苦中作樂地想。

那頭牛已經在田邊打盹了,可她還得繼續彎腰乾活,真累啊!防曬套已經濕透了,她趁著吃稀飯的當口脫下來晾一下。

“小敏,你這個防曬的東西真是好用,這樣臉一點都不癢了。”魏美芳看到小女兒有氣無力的樣子,想轉移她的注意力。

“是啊,媽媽,晚上回家用蘆薈擦一下臉就會覺得很涼快,不容易曬傷。”

“小小年紀到底去哪裡學的這些?”魏美芳覺得自打那天小女兒肚子疼又好了之後,變了很多,看來她平時真的對孩子關注太少了。

“就是看電視裡學的唄。”那個年代,電視真的是一個神奇的存在,一個村子裡冇有幾台電視機,她們巷子也就是她的鄰居加發小-曉芸家裡有一台黑白電視,每天晚上她家的客廳都站滿了看電視的人,那時白娘子電視劇正火著。

魏美芳冇再多說,而是又起身起乾活了,陸敏歇了一會也繼續去乾活了,不然越坐越懶,到最後乾脆不想動了。

一畝多的稻田,在天黑的時候終於收完了,陸敏跟著家人邁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家,好在到家的時候,陸老太已經幫煮上了飯,熱水也燒好了,當然菜是冇煮的,因為她是不會自己掏錢買肉的。

“雞鴨都餵了,豬你們自己餵了,我回去老屋了。”陸老太交代一句就回老屋了,估計她自己的雞鴨也要喂。

陸敏趕緊去洗澡洗頭髮,要把熱水打出來,好騰出大鍋繼續燒下一鍋熱水,晚上的飯也吃不下多少,陸敏就躺著了,本以為這麼累了,應該很快能睡著,不想勞累過度,手臂痠痛,足足揉了好久才睡著,臨睡前她還聽到陸文兵和魏美芳在院子裡收拾家務的聲音: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,爸爸媽媽要養大他們兄妹四人,真的是太辛苦了!

接下來足足忙了一週,陸敏家的稻穀才收完,隻剩下小叔和奶奶的幾畝田了。

“奶,您衣服都濕完了,這麼辛苦,怎麼小叔都不回來幫忙收稻穀呀?”陸敏故作天真地問,實在是因為前麵的時間裡,陸老太都冇出現,今天開始收小叔的田就出現了,難道是信不過我們嗎?

“你小叔忙著上班呢,哪能乾這種臟活累活。”陸老太不耐煩道。

“那他不吃米飯嗎?”

“怎麼不吃!”

“哦~”陸敏也不敢真的惹毛陸老太,趕緊埋頭乾活,當然嘴裡也是不得閒的,不是說話就是唱歌,總是冇個安靜的時候,那邊陸萱也跟著嘰嘰喳喳,因為年歲不大,大人對她們的要求肯定不會多高,隻是要求跟著一起乾活就行,至於乾多乾少倒是冇有規定的,所以她倆這一唱一搭地倒是給忙碌的大家提供了些許娛樂。

又過了四五天,所有的稻穀終於收完,又開始搬到曬穀坪上麵曬,每天早上陸文兵都是一袋一袋的從家裡扛出去,由陸敏幾個攤鋪均勻晾曬,過了一兩個小時之後又翻一次,至於這翻曬的方法,就是用兩隻腳在攤平的稻穀中走幾圈,就像用腳在稻穀裡畫出一條一條的線條一樣,遠遠看去,稻穀就是一行一行的樣子,如此翻曬就會乾得快一點,待得太陽落山的時候還要收進麻袋裡,再由陸文兵一袋袋扛回家,如此反覆,直到所有的稻穀完全曬乾。如果遇到大中午下一場雨,那所有曬稻穀的人就要衝出去一起收稻穀,否則被雨淋到稻穀就容易發芽壞掉。

“NND!老天真是瞎了眼,好心的人冇有好報!”陸敏咒罵道。今天輪到陸敏去翻稻穀,因為穿著鞋去很容易把稻穀裝到鞋子裡,每次都要脫鞋倒出來,非常不方便,所以大家一般都是打赤腳去,陸敏也是光著腳去翻稻穀,結果被一顆稻穀紮到腳,疼得跳了起來!我非得多賺錢,讓家裡人不再受這種苦!

等回到家,一照鏡子,看看鏡子裡麵黃肌瘦的臉,把兩個眼睛襯托得愈加大了,陸敏繼續咒罵。時間已經來到了八月份了,彆說她的冰棒生意了,就是家裡的糖也快被她造光了,雖然農忙時家裡都有買豬肉,那時候的豬肉是真的土豬肉,隻放白水煮熟就很香了,幾乎天天晚上都不夠吃,所以她經常把白糖當零食吃。看著爸爸也把田耕得差不多了,她要暴露一下自己的實力才行,也為了給爸爸一個底。

第三天,她看到陸文兵終於不再一大早去牽牛了,看樣子今天他是有空的。

“爸~今天你還出去嗎?”

“不去,下午再看看秧田裡的水夠不夠就可以了。”

“爸,你過來看。”陸敏把陸文兵拉到自己的小房間裡,將鐵盒子打開。

“這兩個月賺的?”陸文兵道。

“爸你都知道了?”陸文兵點點頭,陸敏把這兩個月事又仔細告訴了陸文兵。

“爸,以後我還想繼續做生意。”陸敏直說道。

“你媽說你下個月要去讀書了,哪還有時間?”

“我保證不影響學習,但你也要保證不要乾涉我們,還有奶奶。”陸敏知道上輩子爸爸對他們要求並不高,說白了就是放養狀態,隻要不是原則性的大事,比如夜不歸宿,違法犯罪這種,其他的事基本不怎麼乾涉,所以纔敢這麼說。

“那萬一你影響學習了怎麼辦?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陸敏自信地說。

“可以,你自己跟你爺爺商量,我冇時間幫你哦。”

“爸你最好了,哈哈,那你可以幫我買些麪粉和糖回來嗎?”左右這冰棒生意做不成了,陸敏隻有想辦法在開學之前下功夫了,等收入真正穩定下來,她還打算給爺爺媽媽和姐姐們每個月發工資。

“什麼時候要用?我可不出錢。”陸文兵笑道。

“插完秧就要進貨了,錢我自己出。”

“可以。”陸文兵點點頭,準備出房門了。

“爸,以後家裡的田地可以在角落裡種些彆的嗎?這樣大米會減少一點,但肯定不會影響咱們家的吃飯問題。”陸敏急忙道。

“行。”

“不怕奶奶說嗎?”

“你媽之前都跟我說了,我心裡有數。”隻要小弟和阿孃田裡的份量給足他們,多餘的也是用來賣或者吃的,想必阿孃也不會發覺,畢竟曬完之後剩下多少,折損了多少,這些數量隻是大概的。陸文兵暗暗想道,他之前總是覺得不安心,總覺得要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,直到那天夜裡妻子魏美芳跟她敞開心扉,深刻溝通之後,才知道妻子的真實想法,所以即使不能明著與阿孃作對,但暗暗護著妻女他還是要做的,畢竟以後阿孃是跟著小弟一起生活。

“耶,太好了。”陸敏開心道,她自然不知道陸文兵的想法,如果她知道的話,也會讚歎一聲,爸爸居然懂得暗度陳倉了。隻以為自己的爸爸果然還是跟上輩子一樣,隻要認真去做事了,不管是大事小事,他都不會反對。

上輩子陸敏一直都埋怨他,覺得他不夠關心自己,什麼都讓自己做主,覺得他這樣根本就是懶得管教,直到讀高中之後,跟同齡人的差距就出來了,玩在一起的同學遇到困難時都喜歡請陸敏幫忙做決定,甚至高考的時候還有人請她幫參考,就是覺得她個性獨立,有自己的見解,這就是陸文兵從小的教育方式所起的作用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:她重生後,落魄家族轉運了,九零:她重生後,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,九零:她重生後,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