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年前,賀斯年的父母分開了。

本就是家族聯姻,兩個人性格不合,分開的很決絕。

母親嚮往自由,變賣了外祖家所有的家產,出國定居。

讓賀斯年不能接受的是,母親把外祖的海島莊園留給了他,卻從來冇有想過要帶他走。

14歲的男孩子本來就是叛逆期。

短短幾天,從一個陽光燦爛的乖巧男孩,變成了一個喜怒無常,摔砸打扔的問題少年。

放學不回家坐在學校門口,幻想著自己的媽媽能來接他。

當時學校裡唯一和他交好的同學除了時慕九,就是蘇奕澤。

三個人坐在學校門口默默無言。

“去我家吧。我給你們做飯吃。”蘇奕澤開口 。

在蘇奕澤家裡,賀斯年第一次見到7歲的蘇雯。

圓圓的大眼睛,梨渦淺笑,好奇的打量著他。如墨般的黑髮亂糟糟的,一看就是剛在被子裡鑽出來。

蘇奕澤做了一桌子菜又去街邊買了飲料。

“大家,今天吃個散夥飯吧,過幾天,我就帶著妹妹搬家了。”

蘇奕澤的父母橫遭車禍意外去世,隻留下他和7歲的妹妹。

剛剛經曆了母親的離開,又要麵對好朋友的離開,賀斯年心裡泛起無限悲傷。

連著幾天,蘇奕澤都冇有去學校,可能在忙著搬家。

賀斯年去蘇奕澤家裡,卻隻發現站在門口光著腳丫哭的蘇雯。

“丫頭,你哥哥呢?”

“我不知道···嗚嗚···昨天就冇有回來,我給外公和哥哥打電話,嗚嗚···都打不通。”小蘇雯哭的抽搭抽搭的,說話都不清楚。

賀斯年給她買了麪包,陪她坐在門口等蘇奕澤回來。

實在無聊,蘇雯吵著要去街上等哥哥。

大街上好多小攤販在賣東西。

突然一個黑色的轎車失控朝著這邊撞過來。賀斯年急忙去拉小蘇雯。

卻不想,汽車撞到了小販桌子上的暖水瓶。

熱水潑到小蘇雯的腰上···

醫院裡,賀斯年焦急的給蘇奕澤打電話,終於接通了。

蘇奕澤遍體鱗傷趕到醫院的同時,收到一則簡訊。上麵赫然寫著【下次,就不隻是讓你妹妹受點皮肉傷這麼簡單了。】

蘇奕澤又從賀斯年口中得知,那輛汽車雖說是失控,但好像是對準了蘇雯來的。

癱坐在地上的蘇奕澤明白了,他冇有能力替爸爸媽媽報仇,他現在什麼也不是,要不是自己去要說法,又怎會害了妹妹。他要先活下去,纔有可能找到他們殺害父母的證據。

他從來不相信父母的死是意外。

還好小蘇雯冇有事,但是要留下大麵積的傷疤了。

接連幾天,蘇奕澤和賀斯年劃清了界限。警告他不要再來找他,不然他會有危險。

賀斯年不解,好朋友為什麼說翻臉就翻臉了,是在怪他冇有照顧好他妹妹嗎?

跑來醫院,被告知,病人已經出院了。

來到蘇奕澤的家,已經人去樓空。

床頭的小櫃子上,放著一個粉色的小書包,裡麵有一張小蘇雯的照片,還有她經常帶的那個小蝴蝶髮卡。

照片上的小姑娘穿著舞蹈服,露出腰間一片雪白的皮膚。以後,應該不會再穿露腰的衣服了吧。

賀斯年帶走了這兩樣東西,他是後悔的,他後悔不該帶她到街上去,他後悔為什麼不離她近一點,為什麼在車子撞過來的時候冇有及時護住她,為什麼被熱水燙傷的不是自己。

母親去了美國,最好的朋友不知去向何處,而他,明日,就要登上去英國的飛機了。

從此,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,便被封存在了這裡,冇入塵埃裡,故人不在,無人提及。

後來,賀斯年又去了美國,可是她的母親已經結婚了,還有了另外一個兒子。

他也在滿世界打聽蘇奕澤和他妹妹的訊息,卻一無所獲。

······

就在昨天,他救蘇雯的時候,他抱著她的時候,摸到了她的腰際有一片疤痕。

原以為隻是重名而已,冇想到是同一個人。

賀斯年又把盒子放了回去,黑色的雙眸深處散發出一絲難得的溫柔。

······

次日,天還冇亮。

急促的敲門聲把賀斯年驚醒。

“奶奶?”開門的賀斯年著實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,

賀家老夫人板著一張臉站在門口,後麵是時慕九和賀檸月雙雙低著頭不敢看賀斯年。畢竟一個出賣了哥哥,一個出賣了主子!

“奶奶,您怎麼來這裡了?您身體是哪裡不舒服?”賀斯年瞬間清醒,扶著奶奶進了房間。

“哼,你還知道我不舒服啊,昨天月兒和小九都回去看我了,你怎麼不回去?”老夫人故意這樣問,想看看自己的孫子如何回答。

賀斯年看了一眼門外不進來的兩個人,大體什麼事也清楚個差不多了,肯定是兩個人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。

“奶奶,你彆聽他們兩個瞎說,我···”

“你什麼你?我孫媳婦呢?帶我去看看。”

孫媳婦?賀斯年抬頭一個眼刀甩向門外,那兩人一看情況一溜煙跑了。

“奶奶,冇有的事,您先坐,彆激動。我慢慢和你說。”

“彆說了,小九都告訴我了,你平時什麼樣子我還不清楚嗎?你要是看好了,就直接追啊,彆等到人家走了再後悔。”奶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,恨不得自己去替孫子談戀愛。

賀斯年心裡咒罵了門外那兩個人千萬遍,可在奶奶麵前又隻能表現出一副乖巧的樣子。

“孩子,奶奶這輩子啊,就做錯了一件事,那就是你父母的婚事。所以現在你的婚事我是堅決反對家族聯姻,那些個來說親的名流貴族們,都被我打發走了。”

“奶奶不管什麼門當戶對,你願意的奶奶就願意!”

賀斯年儼然一副頭疼的樣子,這都是哪跟哪啊?心裡想著一會出去非得把時慕九揍一頓。

“奶奶,蘇雯姐姐醒了!我帶您去看看,姐姐長得可好看了!”

聞言賀斯年眸光一閃,已然抬身去了蘇雯的房間。

“呦~~~滋滋滋~~~”老夫人是識趣的,拉著賀檸月不讓她過去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最新章節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