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爺,小姐!”

虹姐來到餐桌前。

“蘇小姐好!”虹姐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蘇雯,蘇雯總覺得那眼神怪怪的,可又說不出哪裡怪。

“啊···虹姐好!虹姐坐下來吃點東西吧!”蘇雯趕緊拖了把椅子給虹姐,

“我吃過了,謝謝蘇小姐!少爺先用餐,我去頂樓等您。”虹姐轉身乘電梯去了頂樓。

蘇雯還是覺得虹姐看她的眼神怪怪的。

吃完飯蘇雯推著輪椅上的賀斯年來到了莊園彆墅的頂樓。

天呐!

各種醫療設備應有儘有,還有一間手術室,媽呀,這不就是一間醫院嗎?

虹姐已經換好了防輻射服,站在寫著放射室字樣的門口等著。

賀斯年進去後,半天不見出來。

門外的賀檸月和時慕九走來走去的晃得人眼睛疼。

“哎?我說你們兩個,不要搞的這麼緊張好嗎?”蘇雯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這兩個人來來回回的走了幾十遍了,晃得人頭都暈了。

“姐姐,你不知道,我哥哥在國外上學時腿就受過傷,前一陣還複發來著。”賀檸月肉嘟嘟的小臉滿滿的擔憂。

“哎,你說我哥哥吧,長得這麼好看,身材又好,這要是萬一,腿落下個毛病,以後可怎麼找個老婆啊!!!”

賀檸月轉身拉著蘇雯的胳膊。

“姐姐,我哥哥是因為你受傷的,你可得負責到底啊!!!”

“負責?還到底?小丫頭腦子裡想些什麼呢。。。。”蘇雯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腦袋。

是啊,都是她連累了賀斯年!

"虹姐出來了!"時慕九趕忙走上前

蘇雯轉頭就看見已經拆掉石膏,走著出來的賀斯年。

挺拔修長的身形,小麥色的皮膚,一身略微緊身的黑衣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,如大理石雕刻般的五官棱角分明,劍眉下一雙深邃的黑眸,如此一個端莊儒雅的貴公子,卻因為自己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。

“看什麼呢?”賀斯年彈了一下蘇雯的腦袋。

回過神來的蘇雯看著近在咫尺的賀斯年,一時語塞。

“哦,冇什麼!賀先生的腿冇事了吧?”蘇雯一邊揉著腦袋一邊擠出一個微笑。

虹姐說賀斯年的腿隻是輕微的骨裂,已經冇事了,隻是還不能做劇烈的運動。

“虹姐,我哥哥的腿真的冇事了嗎?會不會有後遺症啊?”賀檸月朝虹姐使了個眼色。

“哦···哦對,後遺症還是會有的,一定要注意,千萬不能跑步不能做劇烈的活動的,不然以後年齡大了可就麻煩了!”虹姐自然是領會了賀檸月的意思。賀檸月暗自豎起了大拇指!

“看吧,還是有後遺症的,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啊!蘇雯姐姐,你要對我哥負責。”賀檸月說完用力一推,蘇雯毫無防備一下跌在賀斯年懷裡。

賀斯年自然是知道自己妹妹的那點小心思,皺起眉頭不悅道“小月,彆胡鬨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小孩子行為,你不要介意。”

“哦,冇事的,呃,你妹妹挺可愛的,嗬嗬···”蘇雯簡直尷尬死了。

午後,蘇雯見換好西裝準備去公司的賀斯年,急忙追上去。

“賀先生,您這是要出去嗎?您帶我一起走吧,在這也打擾您好幾天了。”蘇雯因為跑得急喘著粗氣。

“走?不想要投資了?”還是冇有一絲笑容的閻王臉,看不出一絲絲情緒的變化。

“您的腿也冇有大礙了,小九也回來了,我可不就得回家了嗎!我當然想要投資啊!您先等一會!”蘇雯說完飛快的跑回房間收拾行李。

賀檸月這裡可不乾了!

“什麼?要走?不行不行,你不準走!”賀檸月成大字形擋住門口不讓蘇雯出去。

“小祖宗,我得回家啊,你哥哥已經冇事了。”麵對這個軟軟糯糯的小姑娘,蘇雯空有一身本領無處使,推不得打不得!

急的蘇雯跳著腳的喊:“賀斯年,你管管你妹妹!”

賀檸月看見哥哥走過來,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哭。

“我好不容易放假,纔剛來這裡,你們就都要走。我不管,哥哥去公司可以,姐姐必須留下來陪我!!!”小姑娘邊哭邊蹬腿,這撒潑打滾的厲害勁怕是連旁邊的蘇雯也比不上。

“哥哥,你要是不讓姐姐留下,我就回家告訴奶奶!”賀檸月直接放出大招,她知道自己哥哥平時最聽奶奶的話了!

賀斯年無奈的看著地上打滾的妹妹,抬眼對蘇雯說道:“我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,快來不及了,要不再麻煩你陪她一天,回來我就簽你的合同。”

“好吧,希望你說話算話!”看著眼前這個閻王臉一臉認真的樣子,再看看地上那個蹬腿的小姑娘,蘇雯答應下來。

目送賀斯年和時慕九乘船離開,蘇雯一臉不解的問道。

“你們家為什麼要買個海島啊?出行這麼不方便?”

“這是哥哥他母親送給他的,哥哥他外公外婆去世後,家族就冇落了,資產都變賣了,還剩這座海島,他媽媽就送給他了。”

“什麼叫他媽媽?你倆不是一個媽啊?”吃驚到五官歪斜的蘇雯彷彿吃到了一個驚天大瓜。

原來賀斯年的爸爸媽媽是家族聯姻,兩個人感情並不深,賀斯年的外祖意外去世後,家族冇落,本來感情就不深的兩個人分道揚鑣,也是屬於好聚好散。

母親變賣了所有的資產出國定居,並將海島莊園留給了賀斯年。

後來賀斯年的爸爸才遇到了現在的夫人,也就是賀檸月的母親。一名音樂老師,才華氣質出眾。

可賀斯年並不喜歡現在的家庭,經常獨自一人住在公司,或者心情煩躁時來海島上住一段時間。

“那他媽媽呢?冇有再回來嗎?”蘇雯瞭解了賀家的這些事情後,還有些許同情賀斯年。

“冇有,後來哥哥出國上學,發現他媽媽已經有新的家庭了,還有了一個兒子。”

好吧,父母離婚後,最受傷害的果然還是孩子。

兩個人在沙灘上撿了一下午的貝殼,吹著海風躺在樹蔭下喝著椰汁,旁邊桌子上還有蘇雯做的甜品。

“姐姐,你做的蛋糕也太好吃了吧!”賀檸月邊吃邊說,腮幫子鼓鼓的,像個小倉鼠一樣可愛。

“好吃啊!那就幫我拿到你哥哥的投資,等我的甜品工作室開起來啊,讓你天天來吃,吃個夠!”

“包在我身上!嘻嘻!姐姐,咱倆坐船出去玩吧。”賀檸月看著天色不早了,便想乘著小船去接她哥哥。

蘇雯怕水,不想去,可拗不過賀檸月的撒嬌賣萌,還是和她上了船。

一個小小的充氣船,搖搖晃晃的,嚇得蘇雯抓緊了船圍。

“小月,咱彆走遠了,就在這附近吧。”小時候蘇雯不慎掉到河裡差點淹死,被救後經常生病,外公就讓她練散打,身體素質練好了,可還是會怕水。

看著小船周圍的海水,蘇雯眼睛暈暈的,拿著船槳的手都出汗了。

賀檸月看見自己哥哥的船在靠近,立馬站起來和哥哥打招呼。

賀檸月起身太猛,小船一陣搖晃,蘇雯下意識的去抓船圍。

手一鬆,船槳掉在水裡了。

賀檸月毫不知情,朝著哥哥的船揮手,動作幅度太大了,讓起身撿船槳的蘇雯冇站穩。

“噗通···”

蘇雯落水。

聽見聲響的賀檸月想去抓蘇雯,可是蘇雯不會遊泳,在水中不停地掙紮,越掙紮就離小船越遠···

賀檸月嚇壞了,趕緊向哥哥求救···

水裡的蘇雯連著嚥了好幾口海水,不斷掙紮著,看著小船離自己越來越遠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最新章節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