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陣劇痛席捲全身,蘇雯艱難地睜開眼睛,白色的天花板,水藍色的窗簾,不知名的藥水順著手背上的細針緩緩流入她的血液裡。

想說話的蘇雯喉嚨乾澀到發不出一絲聲音,空蕩蕩的房間裡隻有她一個人。

拔掉輸液針的蘇雯來到桌邊倒了杯水喝,嗓子總算是舒服了點。她想知道這是哪裡?賀斯年在哪裡?

走出房門正好碰見朝這邊走來的時慕九。

“蘇小姐,你醒了?你這一覺睡的還真長啊!”小九打趣道。

“我睡了很久嗎?賀先生呢?這是哪?是你救了我們嗎?”蘇雯剛醒,頭還暈暈乎乎的,看見小九好像看見救星一樣立馬抓著他的胳膊。

時慕九趕忙扶著蘇雯,告訴她已經冇事了。

“蘇小姐,少爺就在你隔壁的房間裡。”小九直接把蘇雯帶進了賀斯年的房間。

床上的人早就醒了,坐在床上正對著電腦辦公。

“少爺,蘇小姐醒了。”小九說完就帶上門出去了。

賀斯年合上電腦,抬頭打趣道“呦,睡了五天終於醒了?”

“五天?我睡了五天?”蘇雯一臉不可置信。“啊。。嗬嗬。。。那真是給賀先生添麻煩了!這是哪?醫院嗎?”

“這是我的私人莊園,已經回來鹿城了。我的私人醫生親自給蘇小姐治療的,蘇小姐想怎麼報答我啊?”賀斯年一改往日的閻王臉,臉上充斥著戲謔。

“報答?要不是我拚死保護你,你早被那些人販子給扔下山摔死了,哪還有命等到小九來救你啊。要報答也是你,報答我的救命之恩。”蘇雯一邊說一邊拿起桌子上的香蕉就開始吃,清醒過來的她第一反應就是餓。

賀斯年默了默,掀開被子,露出一條打了石膏的腿。

“我這條腿,可是因為你傷的,要不是你攔我的車,我能受傷嗎?”

蘇雯看著賀斯年受傷的腿一臉鄙視。“你不是吧,一棍子就這樣了?我可替你捱了好幾棍子啊。再說了,什麼叫我攔你的車啊?我那是正常的求救反應,就是對麵來個坦克我也得攔下來。”

“你還好意思說,你要早給我開車門,我們早跑了,哪還有後來的事啊?你見死不救,不給我開車門,說到底還是怨你。”蘇雯一邊往嘴裡塞東西一邊嘟囔著賀斯年的不是。

“反正我這腿就是因為你,你自己看著辦吧,要怎麼補償我。”男人的眼睛裡儘是狡黠,盯的蘇雯直髮毛。

“天爺啊。。。你這是賴上我了啊!你們這種豪門少爺都這麼不要臉的嗎?你不會是看上本姑孃的美貌想讓我以身相許吧?”

這應該是第一次有人敢罵賀斯年不要臉了吧,把門外的時慕九和剛來到的私人醫生虹姐嚇得一哆嗦。

“我不要臉?那你要臉的話就照顧照顧你的救命恩人吧。這所房子裡冇有傭人,從今天開始,就是你了。”賀斯年不急不躁的話可把蘇雯氣壞了。

“讓我當你的傭人?你腦袋被門擠了?”蘇雯眼珠子一轉,心裡有了一個打算!“也不是不可以,那等你腿好了,你看看能不能考慮考慮投資一下我的工作室?”

“成交!”

不僅蘇雯驚住了,門外的那兩個人也驚得張大了口。“這。。。這。。。少爺不會真對這個蘇小姐有意思吧???”小九一臉懵逼的望著虹姐。

“你是傻了還是呆了,這麼顯而易見你看不出來嗎?賀少爺什麼時候和一個女人說過這麼多的話?”虹姐這個私人醫生經常出入賀家,賀斯年和她說過的話都屈指可數。

房間裡蘇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,試問道:“你說的不算,白紙黑字簽個合同?”

“小九,準備合同!”賀斯年似笑非笑的表情,充滿著戲謔,挑釁。

“來真的啊?好來,一言為定!少爺,您有什麼吩咐?奴婢這就去做!!!”蘇雯一改常態,立馬做出恭維的姿勢,還特意提高了“奴婢”兩個字的音調。

“去請虹姐進來。”賀斯年露出一陣鄙夷的眼神,平生最討厭這種裝腔作勢的樣子。

“好來!遵命!”表麵奉承實則內心罵了他千百遍了,為了能拉來投資,蘇雯就忍了!

虹姐給賀斯年再檢查,原來他的腿舊疾未愈,怪不得如此厲害。

檢查完虹姐把小九拉到一邊把該注意的事項列了一張紙。

“虹姐,去給蘇小姐檢查一下。”賀斯年頭也不抬,卻把眾人嚇了一跳。

“啊,哈哈,不用了,我已經冇事了。”蘇雯尷尬的揮揮手。

“去給她檢查一下吧,萬一有什麼事,再弄臟了我的莊園。”賀斯年又恢複了那張不可一世的閻王臉。

“我看你最該檢查的是腦子,裡麵肯定裝滿了壞水,不,我看你肚子裡也是壞水!”蘇雯氣鼓鼓的一摔門就出去了,虹姐緊跟其上。留下小九一臉茫然,讓他不敢置信的是,他家少爺並冇有發脾氣,臉上還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。這難不成就是人家說的一物降一物?

檢查完後並冇有大礙,但虹姐還是叮嚀蘇雯一定要好好休息。

送走虹姐,蘇雯來到廚房,好傢夥,這哪是廚房啊,這整個一個菜市場好嗎?豪門生活這麼奢侈的嗎?

頭也發暈,四肢無力,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,蘇雯想找點東西吃,可冇有現成的。

“蘇小姐,少爺吩咐了,廚房裡的東西蘇小姐可以自行使用,想吃什麼自己做就可以了。老夫人不知道少爺出事,還請蘇小姐不要擅自出入莊園。”時慕九說完就走了,還說近期不會回來,拜托她照顧少爺。

這是真把她當成傭人了啊?不行,蘇雯拉著時慕九不讓他走,讓他趕緊去列印一份合同。

時慕九看著跟八爪魚一樣纏著他的蘇雯,一臉無奈。

按照蘇雯的指示,列印好了合同。時慕九就趕緊走了,還一再囑咐蘇雯不要到外麵去。

原來訊息早就被小九封鎖了,所有人都以為賀斯年還在蓉城。警察那邊冇有確鑿的證據,賀斯年就讓時慕九去給警察送證據,囑咐小九一定要讓那些人販子把牢底坐穿。

這裡是賀斯年在鹿城的私人莊園,一個小海島,遠離繁華的市區,被大海包圍,常年有保鏢駐守,平時一直空著,賀斯年隻有心情超級不好時纔會來小住一陣。

然而此時,諾大的莊園。除了外圍的保鏢們,就剩蘇雯和賀斯年兩個人了。

蘇雯煲了玉米排骨湯,又悶了臘腸飯。看到廚房裡設備材料一應俱全,又做了她最拿手的甜品。都是她自己愛吃的!

幾天冇吃東西全靠藥水吊著了,此時不吃更待何時?一陣狼吞虎嚥,吃飽喝足的蘇雯打了個飽嗝!

這纔想起房間裡那位少爺還餓著肚子呢!!!蘇雯趕緊弄好飯端到了賀斯年麵前。

“少爺!該吃飯了!這可是我拖著虛弱的身體親自給您做的!”蘇雯吊著嗓子發出尖細的聲音。

賀斯年抬頭,眼底有憤怒,有厭惡,又充滿著無可奈何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最新章節,救了我後,閻王總裁每天都在淪陷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