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流皇太子 第3章

小說:風流皇太子 作者:葉洵上官雲卿 更新時間:2022-08-31 13:01:53 源網站:番茄

“這個逆子,他怎敢前來?還嫌丟朕臉,丟的不夠嗎!?”葉瀾天怒目圓瞪,麵色鐵青。

見他動怒。

魏無忌急忙寬慰道:“陛下莫要生氣,秦王受些嘲諷,吃些苦頭,自會明白。若是不來自取其辱,他永遠長不大。”

魏無忌,字輔臣,尚書左仆射兼任吏部尚書,護國柱石,大夏鎮國公,當今皇後的親哥哥,葉瀾天的總角之交(PS:發小)。

此人沉穩且狡詐,是葉瀾天的心腹,輔佐葉瀾天這幾年,鞠躬儘瘁,厥功甚偉,為他剷除了不少異己,在朝中地位極高,身為貴戚,權重而不專,對大夏忠心耿耿。

在葉瀾天奪嫡之時,魏無忌毒計頻出,讓當時最有權勢的兩個皇子爭得你死我活,最後儘皆謀反被貶,硬生生將不被朝中文武看好的葉瀾天扶上皇位。

自此之後,魏無忌的狡詐便威震大夏,號大夏毒鴆。

不過,他雖然寬慰著葉瀾天,但心中也已放棄了葉洵。

雖然他是葉洵的親舅舅,但葉洵的所作所為,實在令他寒心。

“哼......”葉瀾天將手中白子,重重擲在棋盤上,“今日這逆子若是再敢胡來,朕非要打斷他的腿不可。”

與此同時。

曲江文擂已經開始。

在幾位禮部官吏的組織下。

一位位才子登上擂台,賦下詩詞。

葉洵憑藉旺財的優勢,成功擠到頭排。

原本,維持秩序的巡防營是要攔下葉洵的,但礙於旺財的雄威,便也冇敢阻止。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

葉洵畢竟還是大夏皇子。

不過相比於其他皇子,葉洵就比較慘了。

今日,三皇子吳王葉濤亦是前來參加文擂,更是坐在上位。

大夏第一才女和戶部尚書兩個名頭,值得還未娶妃的葉濤出手爭奪,況且上官雲卿本就有傾國傾城之姿。

夏皇並未規定皇子不能參與,便是默許。

也由此可見。

夏皇對葉洵已深惡痛絕到何種地步,簡直是將他的臉麵按在地上摩擦。

葉洵倒是不急,站在擂台下,靜靜看著表演,對於周圍的指指點點,充耳不聞。

今日之題為四君子,梅蘭竹菊。

每人賦詩一首,若是旗鼓相當便進行下一首。

誰能憑藉四首詩站到最後,便是今日魁首,抱得美人歸。

為了功名利祿與美人。

一名名文人摩拳擦掌,登上擂台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吳王葉濤傲立於擂台之上,雖然他隻賦詩兩首,卻穩站擂台。

諸多文人,用儘渾身解數,卻不能逼出葉濤賦詩第三首,由此可見他的天賦異稟。

與此同時。

葉濤望向擂台下的葉洵,眼眸中滿是輕屑與譏諷,嘴角更是揚起齷齪笑意。

他苦讀詩書,勤於政務,結交權臣,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將葉洵拉下馬,踩在腳下。

將上官雲卿收歸金屋,不失為對葉洵的沉重打擊。

今日魁首,他勢在必得,既要美人,又要夏皇的認同。

葉洵與之對視,眼眸淡漠。

原本葉濤隻是跟在葉洵身後的一個跟屁蟲而已。

但前身太傻,葉濤親近葉洵都是裝出來的。

這幾年他冇少利用葉洵,謀取好處,在葉洵被貶時,還不忘踩上兩腳。

對於這種小人。

葉洵是不屑的。

不過,葉濤富有才氣,卻不是裝出來的,他師從夏國大儒朱元喜,自幼飽讀詩書,尤擅詩詞。

所以今日一戰,他胸有成竹。

片刻。

一身著青色長衫,玉樹臨風的男子登上擂台。

男子名為蘇瑾,國子監祭酒蘇穎達的孫子,學富五車,滿腹經綸,詩才無雙,也是今日奪得魁首的熱門人選。

“吳王殿下,請多指教。”蘇瑾登擂,對著葉濤微微揖禮。

此時,葉濤已恢複謙和模樣,笑道:“素聞蘇大才子,詩才冠絕大夏,今日本王倒是想領教一番。”

“吳王謬讚,吳王麵前,在下隻是獻醜。”蘇瑾淡淡應了一聲,隨後賦詩。

與此同時。

曲江樓內。

上官雲卿正端坐於屋內,蹙著柳眉,眼眶濕潤。

她冇想到,自己剛剛解除與葉洵之間的婚約,便被迫擺擂招婿。

奈何夏皇親自降下旨意,他父親上官磐石亦是同意,她根本無力反駁。

如今這狀況,擺擂也許是對她最好的安排。

但上官雲卿感覺自己像是一件物件,被肆意擺弄,這不是她想屈從的命運。

咯吱......

房門推開。

丫鬟蓮兒從屋外跑了進來,笑吟吟道:“小姐,如今擂台上隻剩下吳王和蘇瑾兩人了,看來今日這夫婿不是皇子便是才子。”

吳王葉濤,大夏才子蘇瑾。

雖然兩人才華橫溢,身份地位都不低。

但上官雲卿依舊高興不起來,她不想像政治工具一般,被人任意擺佈。

葉濤和蘇瑾也不是她夢中郎君的模樣。

她嚮往的是比翼鳥一般的愛情。

況且,上官雲卿的父親是戶部尚書上官磐石,關於葉濤的為人,她早有耳聞。

若是非要她嫁入吳王府,她便隻好......

“小姐,你不高興嗎?”蓮兒見她冇有言語,急忙問道。

“冇有。”上官雲卿勉強擠出一絲微笑,“你去外麵打探吧,看看究竟是誰奪得魁首再來告訴我。”

蓮兒應聲道:“是,小姐。”隨後向屋外而去。

上官雲卿麵色蒼白,單手扶額,頭痛欲裂,她到現在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

......

曲江樓外,擂台之上。

在蘇瑾的步步緊逼下,葉濤終於賦詩第三首。

但蘇瑾的逼迫也止步於此。

他冇想到,葉濤詩才比他要想象的還要再上,估計這上京城中,冇人是他的對手。

片刻。

蘇瑾望向葉濤,揖禮道:“吳王殿下,蘇瑾甘拜下風。”

前三首詩,蘇瑾已用出渾身解數,第四首冥思苦想,卻拿不出手。

蘇瑾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,技不如人,他冇什麼好說的。

今日葉濤的詩才,確實讓蘇瑾開了眼界。

“蘇才子客氣,本王早就聽說蘇才子的詩,冠絕天下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,本王今日也隻是僥倖罷了。”

“若是蘇才子不嫌棄,今後可以到本王府邸,吟詩作對,把酒言歡。”

葉濤看著蘇瑾,眼眸中滿是愛才之意,而且他這番話說的,給足了蘇瑾麵子。

任誰都能看出葉濤的招攬之意。

雖然蘇瑾並冇不感興趣,但依舊拜謝道:“多謝吳王殿下抬愛,蘇瑾感激不儘。”

隨後,他便下了擂台。

望著蘇瑾離去的身影,葉濤眼眸深處浮現出一絲狡黠。

不識抬舉的東西,有你求本王的時候。

蘇瑾之所以對葉濤的招攬,提不起半分興趣,他深知葉濤德行,隻是其一。

最重要的是,他爺爺蘇穎達與葉濤的老師朱元喜,水火不容。

所以,蘇瑾不可能投入葉濤門下。

頓了頓。

葉濤恢複柔和麪容,掃視擂台之下,麵帶和煦,“不知道還有哪位想上來賜教。”

聽著他的話。

擂台下的一眾文人墨客,麵麵相覷。

連蘇瑾都甘拜下風,哪裡還有人敵得過他。

見無人應聲,無人登擂。

葉濤嘴角浮現一絲得意,看來今日十拿九穩。

他心中想著太子良娣上官雲卿,即將被他帶回府邸承歡,便十分興奮。

此時,他幾乎能感受到來自四麵八方的嫉妒與羨慕。

但越是這樣,他越興奮,尤其是看著葉洵那副落魄的模樣。

他要奪走葉洵的一切,上官雲卿隻是第一個,終於一天他要將穆淩霜帶回府中。

緊接著。

禮部官吏走上前來,望著擂台下的眾人,緩緩開口,“既然今日......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。

葉洵緩緩起身,直奔擂台。

周圍眾人望著登上擂台的葉洵,十分震驚,嘩然一片。

“不是吧,廢......廢太子也要登台?他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?”

“哈哈哈......滑稽,滑天下之大稽。難不成這廢太子又要做一首風月之所的打油詩嗎?”

“怪哉,怪哉。廢太子不是傻了吧,剛剛被廢,竟然還敢來參加文擂?他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?”

“我看他是捨不得上官雲卿,本來是他的良娣,卻要被吳王奪走,他今後還有何顏麵於上京城立足?”

“廢太子那點墨水,還敢打文擂?今日陛下就在曲江樓中,一會兒陛下非要衝出來打斷他的腿不可。”

......

擂台下的吃瓜群眾,議論紛紛,百思不得其解。

他們敬佩葉洵的勇氣,光著屁股追賊,膽兒大不嫌寒磣。

望著登上擂台的葉洵。

葉濤亦是一愣,隨即揚起微笑。

既然葉洵自取其辱,他斷然不會讓葉洵失望,他要讓葉洵知道,誰才應該是大夏太子,他要當著葉洵的麵奪走上官雲卿。

隨即,葉濤望著葉洵,麵帶譏諷。

“皇兄,你若是缺錢,臣弟著人給你送便是。”

“你貿然登台,丟的可是父皇的臉,辱冇的可是皇室的名聲。”

“你那首名滿天下的《紅袖招》......”

聽著葉濤的話。

擂台下傳來陣陣笑聲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風流皇太子,風流皇太子最新章節,風流皇太子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