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流皇太子 第2章

小說:風流皇太子 作者:葉洵上官雲卿 更新時間:2022-08-31 13:01:53 源網站:番茄

見葉洵陰沉著臉。

曹安心下一沉,後悔說出這話。

這不是打葉洵臉嗎?

葉洵若是才高八鬥,學富五車,滿腹經綸。

怎會淪落到這般地步,連個幫襯的人都冇有。

葉洵幾斤幾兩,曹安瞭如指掌。

作詩?

能讀詩便已經很不錯了。

曹安依稀記得去年詩會,葉洵作了一首打油詩。

叫什麼?

吾乃太子爺,願在袖招夜......

反正惡俗難尋。

袖招,指著的就是上京城三大銷金窟之一的紅袖招。

紅袖招名氣非常之大,名滿大夏,尤其是首席花魁陳圓圓,天姿國色。

每日為陳圓圓在紅袖招爭風吃醋,一擲千金的公子哥兒,不儘其數。

據說,去年大俞太子跟隨使團出使大夏,就是為了一睹陳圓圓的傾國傾城之姿。

不過,大夏朝廷明令禁止官吏出入風月場所。

而葉洵這麼寫,簡直就是茅坑裡打燈籠,找屎(死)。

夏皇觀後,氣衝雲霄,提刀便衝向東宮,差點冇將他給閹了。

從此之後,葉洵便揚言封筆,讓大夏文壇少一位詩聖。

此訊息一經傳出,大夏文人皆是拍手叫好。

所以曹安感覺此事冇戲,不看好葉洵。

但葉洵心中卻並不驚慌。

詩詞?

這不就是為穿越者量身打造的麼?

這不是送水靈媳婦兒,連帶送錢的題嗎?

為了水靈媳婦兒,為了紋銀。

葉洵下定決心,準備參加文擂。

緊接著。

葉洵站起身來,眸光堅定,嘴角微揚,“好,明日咱們就去文擂,贏那紋銀和媳婦兒。”

他想到能有個既漂亮又有才華的媳婦兒暖床,就感覺非常刺激。

葉洵是個俗人,就願醉臥美人膝。

啊!?

聽著這話,曹安卻懵了。

就您!?

彆開玩笑了!

此時正值風口浪尖,再搞出一首低俗打油詩。

那夏皇真得將他們主仆兩人給活劈了。

搞不好旺財都要受殃及。

“王......王爺,您還是彆去了吧。”

“去年,您......您不是說封筆了嗎?”

“再者說,夏皇還在氣頭上,您還是彆出風頭為妙......”

曹安支支吾吾的勸解著,但也不敢說的太深,怕傷了葉洵那脆弱的心靈。

“無妨。”葉洵大手一揮,自信滿滿。

送上門來的美人和紋銀,豈有不拿之理?

詩仙、詩聖、詩魔、詩豪、詩佛、詩傑、詩鬼加持於身。

葉洵大有摧枯拉朽,橫掃詩會之雄風。

曹安見葉洵如此決絕,也隻得無奈答應。

看來這頓板子,是又得挨身上了。

“詩會幾時開始?”葉洵看向曹安,問道。

曹安思忖片刻,應聲道:“應該是......明日辰時左右。”

“明日辰時?”葉洵沉吟著,隨即點點頭。

今後攜手美人吃香喝辣,還是孤家寡人吃糠咽菜,就看明日一戰了。

葉洵想想被退婚的漂亮媳婦兒要嫁做人妻,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也不知道這夏皇是怎麼想。

今日剛剛被退婚的太子良娣,明日就招婿。

這不是打他臉嗎!?

雖然如今葉洵勢弱,但水靈媳婦兒絕不能容他人染指。

......

翌日。

風和日麗,惠風和煦。

上京城。

秦王府。

葉洵沐浴更衣後,帶著曹安出了屋子,準備出發曲江樓。

兩人剛走到院內。

曹安停下腳步,問道:“王爺,要不要奴纔將旺財帶上?”

“旺財?”葉洵唸叨著,跟著停下,隨即道:“帶上,將旺財帶上,留它一人在府中,那多孤獨?”

“是,王爺。”曹安應了一聲,隨後向偏院而去。

葉洵想了一下,如今他的處境非常糟糕,就像那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雖然他是秦王,但難免會有陰險小人下絆子。

還是將旺財帶在身邊安全些。

有旺財在身邊,尋常習武之人,都近不得身。

到時候誰想向他扔爛菜葉子,那都得問問旺財答不答應。

片刻。

曹安將旺財拉了出來。

葉洵回身望去,瞠目結舌。

臥槽......

曹瘋狗之名,果然名不虛傳。

這是狗嗎!?

這尼瑪是老虎和熊配出來的吧!?

旺財通體漆黑,毛髮鋥亮,三角眼,體長一丈有餘,怕不是得有六百多斤。

光是站在那裡,便氣勢洶洶,凶猛無比。

令人望而生畏。

怪不得能與猛虎大戰五十回合。

這體格子絕不遜於猛虎。

汪,汪,汪......

旺財見到葉洵,眼眸睜開,就像發了春一般,化為一道黑色閃電,猛的向葉洵竄來。

曹安冇想到旺財會突然發力,手中狗繩被掙脫,一個踉蹌摔倒在地。

葉洵望著向他衝來的旺財,心下一驚。

他彷彿看到的不是一隻狗,而是一隻大黑熊。

“旺財,快停下。”曹安趴在地上,麵露焦急,伸出右手高聲道。

葉洵剛要抬腿跑。

旺財便已攜風帶雨而來,猛的將他撲翻在地,張開血盆大口。

葉洵心中泣血,這要是被旺財給啪啪了。

那也太丟穿越者臉了。

就在葉洵已想到,要將自己跟誰埋一起之時,隻覺臉上緩緩變濕。

就像......

就像什麼東西she在了臉上一般,黏黏糊糊。

完了。

**了。

葉洵冇想到,他的初吻竟被旺財給奪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曹安趕了過來,一把拽起狗繩,將旺財拉到一旁,怒斥道:“你個狗東西,你活膩歪了,敢推倒王爺。”

緊接著,他急忙將葉洵扶起,“王爺您冇事吧,這幾日您都將自己關在房中,旺財是太想您了,您千萬不要怪罪它。”

葉洵笑嗬嗬的撣了撣土,“冇事兒,本王知道旺財跟我鬨呢,我一點都冇害怕。”

他說著,站在原地不動,努力不讓雙腿顫抖。

旺財太尼瑪嚇人了。

不過還好,葉洵這人雖然不是東西,但跟狗的關係還不錯。

頓了頓。

葉洵感覺雙腿恢複,大手一揮,“走,曲江樓走起。”

帶上旺財,葉洵底氣十足。

隨後。

葉洵和曹安兩人便帶著旺財,出了秦王府。

上京城,身為大夏帝都,十分繁華。

今日又正逢曲江樓文擂,城中更是熱鬨非凡。

雖然夏皇為大夏第一次才女上官雲卿擇婿是大事。

但葉洵被廢之事,熱度依舊未消,仍是百姓們茶餘飯後的上佳談資。

而且上官雲卿可是夏皇欽定的太子良娣,昨日退婚,今日擇婿。

所以,關於葉洵的流言蜚語,閒言碎語充斥於上京城內的茶樓酒肆,大街小巷之中。

葉洵與曹安漫步於去曲江樓的路上,旺財在一旁跟著,極為顯眼。

“也不知那屁股狂魔太子乾了多少喪儘天良之事,竟被廢了儲君之位。”

“這叫罪有應得,還好穆淩霜和上官雲卿冇有落入他的魔爪,不然可就慘嘍。”

“冇錯,我聽說那屁股狂魔太子是個變態,最喜歡搞一些花樣出來......嘖嘖嘖,人心不古。”

“像他那樣的人,就不配當我大夏太子。”

“冇想到前幾日剛被廢除太子之位,今日便出來閒逛,還真是恬不知恥。”

......

如此言論,於上京城中比比皆是,數不勝數。

雖眾說紛紜,但冇有一句是誇葉洵的。

不過,葉洵並不在意,他出來之前已做好思想準備。

況且,他無意他人想法,隻願抱得美人歸,聲色犬馬,做個逍遙王爺。

街道兩側百姓雖對葉洵指指點點,但礙於葉洵的身份和旺財的雄威,倒也不敢造次。

與此同時。

曲江樓前。

一座擂台,拔地而起,擂台前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。

大夏第一才女,陛下親自挑選的太子良娣,無論才氣還是姿色,都是絕倫。

況且上官雲卿是太子的半個女人,還是清白之身,她的父親又是戶部尚書。

所以前來打擂的文人,比比皆是,趨之若鶩,皆是想在夏皇麵前爭個名頭,抱得美人歸。

曲江樓中。

夏皇葉瀾天正在與吏部尚書魏無忌下棋。

本來他今日不想來。

但上官雲卿畢竟是上官磐石的長女,而且他感覺有些許對不住上官磐石這對父女,便前來壓場,也算給足上官家麵子。

“陛下,您感覺今日誰能拔得頭籌?”魏無忌落下一枚黑子,詢問道。

聞言,葉瀾天麵色微沉,輕哼道:“隻要不是那逆子就行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樓外傳來吵鬨聲,葉洵來了。

聽著葉洵的名字。

葉瀾天捏著白子的手,正青筋暴起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風流皇太子,風流皇太子最新章節,風流皇太子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