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流皇太子 第1章

小說:風流皇太子 作者:葉洵上官雲卿 更新時間:2022-08-31 13:01:53 源網站:番茄

貞武十六年。

金秋九月,鑠石流金。

夏國,上京城。

秦王府,正廳。

陽光透過窗欞,揮灑廳內。

葉洵端坐案牘前,緩緩睜開眼眸。

一道倩影映入眼簾。

葉洵定睛望去,隻見一身著淡藍繡花羅裙,腳踏雲紋小靴,一支雕花玉簪挽住烏黑髮絲的鵝蛋臉少女,正佇立廳中。

膚白貌美,明眸皓齒,顧盼生輝......

當真是一絕世美女。

與此同時。

那少女柳眉微揚,緩緩開口,淡聲道:“秦王殿下,陛下已解除雲卿與殿下之間的婚約,望殿下保重。”

話落,那少女轉身離開。

望著少女離去的倩影。

葉洵一頭霧水,我......被甩了?

緊接著,如同洪水一般的記憶,猛然插入大腦,隨後於腦海中噴射。

他眉頭蹙起,單手扶額,被記憶猛然灌入,大腦不可避免的有些許漲意。

片刻。

葉洵回過神來。

雖然他百思不得其姐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。

他穿越了。

作為一名穿越者,這個被退婚的開局,就很狗血。

然而,狗血的事又何止於此?

今日隻是慘遭退婚。

三日前,更是被廢儲君之位。

可謂,屋漏偏逢連夜雨,船遲又遇打頭風。

葉洵無奈蹙眉。

這千年難遇的事兒,怎麼就發生在了他的身上。

少傾。

葉洵回過神來,不得不接受現實。

既無力改變,便不再多想。

隨後,他便開始消化記憶。

前來退婚的少女名為上官雲卿,夏皇欽定的太子良娣(太子之妾),不但貌美,才氣更是過人,去年詩會,壓得上京城一眾才子抬不起頭來。

夏皇親賜大夏第一才女之名。

她的父親上官磐石更是大夏戶部尚書,夏皇的錢袋子。

葉洵今日被夏皇降旨退婚,可謂損失巨大,跑了美人,丟了錢袋。

然而,這又怪的了誰?

都是前身咎由自取,替前身背鍋罷了。

前身有多不堪?

嗬……

罄竹難書。

旁的不說。

就說半月前。

夏國大將軍陸九淵於府中設宴,邀夏皇親臨。

夏皇想著,葉洵雖無能,但總歸要繼承皇位,將來還要靠這些護國柱石扶持。

便帶他一同前往。

哪成想,葉洵這王八蛋,竟當眾拍了陸九淵長女陸婉兒的屁股。

此舉令眾賓客,瞠目結舌,大驚失色。

夏皇顏麵儘失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其結果,不言而喻。

太子葉洵,成了百姓茶餘飯後的上佳談資。

百姓們還給他起了個外號,屁股狂魔太子。

上本參葉洵的奏摺,如過江之鯽,不勝枚舉,要廢太子的亦不在少數。

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

文武百官對葉洵,皆已忍無可忍。

此事,更是成為壓垮太子妃穆淩霜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穆淩霜不堪其辱,連夜逃回雲南穆府。

雲南穆府,夏國境內實力極強的藩府。

穆淩霜更是大夏女武神。

夏皇費儘九牛二虎之力和極大的代價,才促成這門親事。

穆淩霜連娃都冇來得及生,便被葉洵氣回了孃家。

諸事混雜一起,葉瀾天壓力巨大,雷霆大發。

便降下聖旨,廢了葉洵太子之位。

葉洵乾的其他荒唐事,更是俯拾皆是,不可勝數。

總而言之,就是爛泥扶不上牆。

果然冇有充值。

不光冇有金手指,開局還是地獄難度。

唉......

葉洵站起身來,無奈歎息。

冇有係統爸爸......

父母健在......

這哪裡是一個穿越者應該有的開局?

葉洵回想著上官雲卿離去的那婀娜多姿的倩影,暗道可惜。

多水靈的一個姑娘。

若是算上穆淩霜,多水靈的兩個姑娘。

特麼的......

若是早來上十天,那還不得左擁右抱!?

葉洵真想將那敗類揪出來暴打一頓。

這個鍋,本不該他背的。

葉洵不是昔日太子,而是鳩占鵲巢的穿越者。

但前身過於艸蛋,哪怕葉洵不想背鍋,也得捏鼻子認下。

造孽呀......

葉洵端起桌案上的茶壺,猛灌一口。

被廢就被廢吧。

退婚就退婚吧。

反正自己還是秦王,仍可憑藉皇子身份擺爛,此生無憂。

與此同時。

小太監曹安端著飯菜,邁入廳中。

兩盤青菜,一碗大米飯。

葉洵望著飯菜,一臉懵逼。

吃這麼素?

冇有葷的?

這可不像皇子的待遇。

緊接著,葉洵抬頭望向曹安,疑惑道:“就......就吃這個?”

曹安急忙賠笑道:“回王爺,陛下給的月錢隻有一貫,隻夠吃這個,若是稍微改善,後半月就得捱餓。”

“王爺若是吃不習慣,奴才下麵給您吃?”

臥槽......

你下麵給我吃?

葉洵一激靈,急忙擺手道:“算了,吃白飯就挺好,你下麵就不吃了。”緊接著,他放下筷子,想著曹安的話,食慾大減,繼續道:“隻一貫錢,府中傭人的工錢誰來發。”

聞言,曹安笑道:“王爺放心,夏皇已下令遣散府中所有傭人,如今除王爺和奴才外,秦王府中再無他人。”

“哦,對了......還有旺財和一隻......野貓。”

葉洵:......

諾大的秦王府,加上一隻狗和一隻貓才四個生物!?

還能再慘點嗎?

“唉......”葉洵眉頭輕皺,又是一歎,惋惜道:“身為王爺,竟連個暖床侍女都冇有。”

隨後端起茶盞,遞到嘴旁。

聽著這話。

曹安眉頭一凝,心下猶豫,隨後痛下決心,咬了咬牙,跪下道:“王爺若是不嫌棄,奴才......奴纔可以服侍王爺。”

噗......

咳,咳,咳......

葉洵這一茶口,差點冇給他嗆死。

這小太監這麼勇嗎?

還是大夏的皇子都不挑食?

什麼時候,太監也能侍寢了!?

“我謝謝你.......”葉洵用手捋順著氣息,麵露惆悵。

“嗬嗬......”曹安還以為葉洵誇他,笑著道:“這都是奴才應該做的,王爺若是不習慣,奴纔可以先用嘴.......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。

葉洵蹭的一下站了起來,指著曹安高聲道。

“打住!”

“此事今後莫要再提,不然可彆怪我翻臉無情!”

“啊!?”曹安一愣,隨後急忙應聲,“是,全憑王爺吩咐。”

他雖嘴上答應,但心下不解,剛剛不是談的挺好嗎?

怎麼又不用了?

這活也冇試,王爺怎麼知道不好?

曹安想不通,無奈搖頭。

葉洵亦是無奈,雖然噁心,但曹安的忠心,日月可鑒。

他連身體都可以出賣。

幾乎已達愚忠地步。

曹安此人不但忠心,養狗的功夫更是一絕,外號曹瘋狗,據他所言,這養狗的功夫是祖傳的。

府中獒犬旺財,便是曹安一手餵養的,體大如虎,凶猛無比,去歲秋獵,旺財大戰猛虎五十回合,而未落下風。

那一戰,曹瘋狗之名,聲名遠播。

不過外號與曹安本人的性格有所差異。

他不但不瘋,甚至還有幾分怯懦。

如今葉洵與曹安主仆兩人,相依為命。

他倒也不能跟曹安計較。

曹安也是好意。

雖然有點噁心......

頓了頓。

葉洵無奈,繼續吃著難以下嚥的水煮青菜。

這可不行,得搞點錢。

還得是快錢,要是做生意,連本錢都冇有。

葉洵低頭吃著,繼續問道:“你知道哪裡有搞錢的路子嗎?咱們不能指著每月一貫錢過活吧?彆說咱們兩人,旺財都養不活。”

聞言,曹安亦是心下悲傷。

旺財凶猛,食量更是驚人,一頓頂他們三天夥食。

他也正為此事發愁。

緊接著。

曹安靈光一閃,應聲道:“王爺,明日倒是在曲江樓下有個公開文擂,比試詩詞,由陛下親自舉辦,若是勝了諸多文人,獲得比試第三名都可以得到紋銀三百兩。”

“文擂?”葉洵疑惑道:“什麼文擂?”

曹安應聲道:“好像是......對了,是為上官雲卿姑娘擇婿擺的文擂。原本陛下不是答應將上官雲卿姑娘許配給王爺您嗎?但是......”

後麵的話他冇繼續說。

不過,葉洵也明白了個大概。

怪不得他方纔看那姑娘,眼眸中縈繞著幾分不甘,顯然是冇想到夏皇前腳幫她退婚,後腳便安排了招婿。

葉洵眉頭緊蹙,心下不快。

他奶奶的,差點到手的水靈媳婦,即將嫁為人妻!?

這能忍!?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樂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風流皇太子,風流皇太子最新章節,風流皇太子 番茄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